空成悠然

段子三

        易恩:“马马,我对你有一点感觉”

        Evan:“?”

        易恩:“马马我感觉你有点胖了”

        Evan:“……”

        易恩,卒

        易恩:“对不起我刚刚说错了,再来一遍,马马你是什么系的?”

        Evan:“呵呵,跟你没关系的”

        易恩:“😭马马我真的错了”


段子二

        易恩:不如跳舞~谈恋爱不如跳舞~让自己觉得舒服~是每个人的天赋……

        Evan(路过)→_→:……

        易恩:……不如恋爱~跳舞都不如谈恋爱~让自己觉得舒服~是每个人的天赋~马马~我们谈恋爱吧~

        Evan:呵呵


段子一

        易恩:给我一个吻嗯~可以~不可以~飞吻也没关系~我一样心感激……

        Evan(╤_╤):“……不要”

        易恩:😱no!马马你为什么不愿意给我一个吻😭


有鬼【下】

        蹇家老宅失火了,火势极猛,那一片天玑都被烧成了红色,蹇家主和家主夫人去老宅祭拜,也殒身在那一场大火中。蹇宾已经十八了,身为家主最为宠爱的小儿子,他去老宅收敛父母遗物也是应该的。

        蹇宾站在老宅前,昔日古朴的老宅已成为废墟,再不复儿时的模样,他走进去,却被一样东西吸引住了视线,那是一面古朴的铜镜,有着繁复的花纹,在那一场大火中竟然还保持着完好,日光照射在它上面的熠熠生辉。蹇宾仿佛着了魔似的向那面古镜走去。

        “你来了啊”

        他听见有人这么说,“幻听吗?”他想,又等了一会儿,那声音却不再出现了。蹇宾迟疑了一下,还是那起了那面古镜藏起来带回了家。有人默默的笑了。

        蹇宾信奉鬼神。自从他捡回了那面古镜,他的运气就莫名其妙的好了起来,像是磕了个蛋发现是双黄的,弯个腰就能捡到钱什么的。只是……

        蹇宾看着向自己走过来的明显是要告白的女孩,心中默默倒数,数到一时,女孩一个趔趄摔了个狗啃泥。

        又是这样,蹇宾无奈的叹了口气,他觉得自己应该要和那面镜子好好谈谈了。

        没有人知道古镜的存在,蹇宾走进卧室,从床头的柜子里取出镜子仔细端详,这一瞧他便发现了不得劲,那镜子上的花纹倒像是两个人,只是一个清晰些,一个模糊些。蹇宾抚上那清楚些的花纹,他又听见了那个声音:“阿蹇……”随后便落入了一个冰冷的怀抱中。

        蹇宾一惊,脑海中转过许多念头,这人是什么时候来的?为何唤我如此亲密?他究竟是人是鬼?面上却还是一派镇定:“你是谁”背后的胸膛振动了一下,那人轻笑了一声:“齐之侃”

        “齐之侃?”蹇宾搜寻着脑海中的记忆,自己并不认识这个人,只是,这名字却莫名的熟悉,好像已经在嘴里咀嚼过千万遍一样,而在感受到这人冰冷的体温时,心中更是泛起了密密麻麻的疼意:“小齐……”他喃喃出声。

        “阿蹇”那人回他。

        蹇宾惊讶于自己脱口而出的称呼,转过身,便看见了那人的模样,和冰冷的怀抱不同,那人有一张十分阳光的脸,带着温柔看着自己。好熟悉啊,儿时的记忆纷至沓来,他想起了陪自己说话的小哥哥,和自己玩捉迷藏,被爹爹发现后禁止自己靠近的古镜和那明明没有锁可别人都说有锁的屋子,现在想来,那间屋子是真的有锁。十三年前的他和现在一模一样,他应该是鬼吧?

        蹇宾定了定神:“你究竟是谁?”

        齐之侃也不说话,指着镜子示意他自己看。蹇宾看向了他手指的地方,那个地方的花纹如同眼睛一般,看久了仿佛神志都要被吸进去了一样。蹇宾盯着那个花纹,于是便晕倒了,齐之侃将他抱起来放上床,近乎贪婪的看着他,像是看着一个失而复得的珍宝。

        良久 蹇宾醒了过来,他想起来了,他们为王为将的那令人唏嘘的前世,他竟遗忘了这些!那么,在小齐再次遇见自己而自己已经忘了他时,他该有多痛苦绝望?小齐,他等了自己多久?蹇宾不敢再想了。

        “小齐”声音沙哑,眼角带泪:“我回来了”

        “臣,心意如初”

        次日,传出蹇家少爷身死的消息,而古镜上,模糊不清的另一半花纹清晰了。

        “小齐,本王回来了”回来了,就再也不回离开了。


……


        千年后,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发现那面保存的最完好的古镜上,不知何时悄然出现了一道裂痕……


有鬼【上】

        相传蹇家有一面古镜,重若千钧,没人能拿起它。有人说它是神器,有人说它是邪器,可毋庸置疑的是,蹇家靠着这面古镜从战乱中活了下来,为什么呢?蹇家也不是什么大家族,有钱去疏通关系,像他们这样的小家族,多半就在战时断了后,本应该如此,可不知为何,那些敌军却对他们熟视无睹,有时走着走着就偏离了原本的轨道,避开了他们,哦,大概那面古镜是庇佑蹇家的神器吧。

        战争财是最好发的,于是,战乱结束后蹇家就成了大家族,然后专门修了一间屋子放置古镜,锁上不让人进去。可偏偏就有意外出现了,而那个意外就是蹇家的小少爷蹇宾。

        那天到了吃晚饭的时候都没看见小少爷的影子,蹇家主急了,让人去找,找了半宿才在放古镜的屋子里找到了他,找到他的时候他的手上正捧着那面如何都拿不起的古镜,嘴里嘟嘟囔囔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蹇家主问他:“宾儿,你在做什么?”

        他回道:“我在和小哥哥说话啊,小哥哥刚才和我玩捉迷藏,一下子就能找到我,好厉害……”

        蹇宾还在说着,可众人却只觉得一股寒气自脚底爬上脊背,哪儿来的什么小哥哥?这屋子里根本就没有人!

        “小哥哥?”有人问道。

        “对啊”蹇宾停下来对他们笑了笑:“镜子里有一个穿白衣服的小哥哥,长的好漂亮,爹爹我以后可以天天来找小哥哥玩吗?”

        童稚的话语击破了蹇家主最后一道防线:“不准!宾儿你听着,以后不准在踏进这间屋子一步,也不准再碰那面镜子!”

        “为什么?”蹇宾有些无措,爹爹怎么突然发这么大的火,是他做错了什么吗?

        “没有为什么!我说不准就是不准!”蹇家主转身疾步离去,而他袖子里的双手在不停颤抖。

        此后这件事就成了蹇家的一件禁忌,没有人知道小少爷为什么能拿起那面据说谁也拿不起的古镜,也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卧室在蹇家东面的小少爷为什么会跑到西面放古镜的屋子,他又是怎么进去那间上了锁的屋子的,而那个白衣小哥哥又是谁?

        小少爷哭闹着要去找小哥哥玩,可蹇家主下了死命令禁止他靠近那间屋子。再后来,小少爷生了一场大病,忘了之前的一切,唯一知道那些问题答案的人也不在了。这件事便再也没有人提起了。


        透不进一丝光亮的屋子里,有人抚摸着墙壁,轻声呢喃:“阿蹇……”


壁咚

        求问,在大街上被人壁咚/壁咚人之后要怎么办?

        马先生走在大街上被人壁咚了,第一反应有点懵,第二反应哎呀这小孩儿挺好看的是我的菜,第三反应……“你是谁啊?”满意的看见小孩涨红的脸,挺可爱的。

        易恩此时有点无措,天知道为什么他脑子一抽要跟晨翔展示一下自己的美男计,刚好这边有个人落单,他就上了,气势汹汹“砰!”的一声,手都在疼,结果发现自己壁咚了个男的,最主要的是自己没撩到人不说,反倒被别人给撩到了。易恩:哎嘿嘿,小哥哥真好看。

        “那个,我,那个,嗯……”易恩胡乱拼凑了几个句子,怎么都表达不出自己的意思,急得要冒汗,手却还坚定的撑在马先生耳边。

        “大冒险?”马先生好心的给他提供了一个理由。

        “对,就是大冒险,说要壁咚什么的……”声音越来越低。

        “壁咚?!”马先生有些不可置信:“壁咚是这样子的?!你刚才我以为是寻仇来的。”

        “没有啊,就,砰的一声扑上去,我很喜欢你的意思啊,不然怎么壁咚?”

        “……我给你演示一下?”马先生沉默了一会儿说道。

        “好啊”答应的很干脆。

        反转,俩人位置调换,马先生撑在易恩耳旁,漂亮的桃花眼一边盯着他一边靠近,放电中……

        “妈欸~这个小哥哥好撩!”易恩内心呐喊着:“够,够了。”易恩脸红的不成样子,“那个,每个人的壁咚方式不一样啦~我还是比较习惯我这个。”

        “是吗?”马先生回到原位“嗯,也对。”

        “对了,加个微信?”

        “也是大冒险?”

        “嗯”眼神乱瞟,就是不看眼前的人,生怕被发现自己说谎。

        “好啊,我扫你?”

        呼,易恩松了口气,答应了就好,乖乖把手机递了过去等他加自己。

        “好了,还你。”

        “好的,嗯,那再见?”

        马先生笑了笑:“再见”


……

         一回去,易恩就得瑟的摇着手机在晨翔面前炫耀:“就说本帅哥的美男计是无敌的,怎样,服不服气?”

         晨翔:呵呵,我就笑笑不说话,有时间想你的美男计还不如多想想刚认识的美人呢!

        另一边

        Teddy:“哦吼?马大佬去撩小朋友了?还记得我们是官配吗?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啊……”

        淡定的看了一眼卖惨的人,突然稳当:“你手上拿着什么?”

        “这个?”Teddy扬了扬手上的纸条:“刚才一个小帅哥给我的,嘛,是我的菜。”

        马先生挑了挑眉:“祝你成功”

        Teddy:“you too~”


睡衣

        易恩是一件睡衣,对,那种连体的、毛茸茸的狐狸睡衣,不过和其它睡衣相比,他有那么一点点不同,那就是他成精了!可惜的是只有他一个,明明大家都是一个工厂一套流程做出来的,不是吗?来个新人陪陪他啊,易恩超无聊。

        马振桓马先生是一个成功人士,但俗话说得好,每一个成功人士的内心中都住着一个小闷骚,而如今这个小闷骚将魔爪伸向了睡衣。于是,马先生网购了一套连体睡衣,嗯,毛茸茸的橙色狐狸样式。

        易恩第一千零一次数自己的家人(其它睡衣)时,仓库的大门被打开了,一双手将他抱了起来。“嗯?自己要被卖出去了?”易恩有些高兴,终于不用面对那些和自己长的一样却不会说话的家人了,说实话,大晚上的,还挺慎人的。于是,易恩乖乖被打包好,送上了快递车,运往自己未来的主人家。

        马先生拿到了他的快递,他并不急着打开包裹,而是慢吞吞的去洗了个澡,慢悠悠的在下半身围上了浴巾,慢悠悠的拆开了包裹。

        易恩等的都快睡着了,他觉得自己的主人真的是很慢,都这么久了还不来拆他,是因为不喜欢吗?不喜欢那还买我干嘛?决定了,等他睡着了自己就放冷气进去,冻死他,嘻嘻!易恩高兴的盘算着,而马先生也终于拆开了包裹。

        易恩第一眼看见的是白净的胸膛,有水珠顺着滑下诱人的腹肌,再下面,就是被浴巾围着了。“噫!”易恩全身都红了,刚刚的打算都忘光了,闭上眼睛不停念叨色即是空空即是色,非礼勿视,又悄咪咪将眼睛睁开一条缝,哇!身材真好!

        马先生:“?”我记得我买的是橙色的啊?怎么是红的?厂家发错了?嘛,算了,马先生摇了摇头,红色就红色吧,也不是不行。

        马先生把易恩拿了起来,正打算往身上套,突然“砰!”的一声,睡衣不见了,不,不是不见了,马先生眯了眯眼,自己怀里抱了个少年,就穿着那套狐狸睡衣,白白嫩嫩的小狐狸一只,双手盖在紧闭的双眼上,脸颊红扑扑的,贼可爱。

        马先生咽了咽口水:“你是谁?”声音有些沙哑。小孩把手张开一条缝儿,从缝中瞧马先生:“我,我是易恩,就是你买的那套睡衣,你,你要穿我吗?”

        “好啊”马先生笑了,扑倒了易恩。

……

        事后,易恩趴在床上,马先生给他按腰。“痛死了,哪有这种穿法嘛!”小孩嘟囔着。

        “怎么没有?穿衣服就是为了保暖,方法是把人包起来对吧?”马先生振振有词,“而我刚刚就很暖和啊,而且,你把我包的很紧很舒服呢~”坏笑。

        “欸?是这样吗,好像也有道理哦。”

        “对啊对啊”


……


        淘宝店铺        五星好评

        用户评价

        Evan:很不错,够保暖,也够舒服


红玫瑰

一天的综艺节目结束,易恩赖在Evan身上不肯下来,还不停嘟囔着累死了累死了,突然……

        “啊!Evan我有看见粉丝送你花哦。”声音有些戏谑。

        Evan的步伐顿了一瞬,随即又若无其事的继续走了起来,“嗯”他应道。

        “很受欢迎啊你,粉丝很好看哦。”易恩说道,又用力勒了勒Evan的腰。

        “还好,”Evan回答“就是这空气感觉有点酸,某人吃醋了?”

        “切!”易恩不屑。

        “好啦好啦,下来自己走,我先去一下卫生间,你自己回去,我待会儿自己回去。”

        “哦”易恩应道,然后慢悠悠的晃荡起来,等走到房间门口,发现门缝没有一丝光亮,“Evan还没回来?上厕所要这么久吗?”易恩有些疑惑,但还是继续开锁。推开门的那一瞬,灯亮了,他下意识闭上了眼睛,下一秒彩花喷了他一身,耳边响起了参差不齐的“Happy Birthday!”易恩睁开眼,团员都聚集在了他的房间,手上拿着各种东西,而他心心念念的那个人也站在他们中间。

        今天是自己生日,但有节目安排,他还以为今年的生日要过不了了,还觉得蛮遗憾的,没想到团员们竟然给了自己这么一个大惊喜,有点感动。

        “祝老幺又老了一岁!”明杰的声音响了起来。

        易恩:……好吧,不用感动了,什么气氛都没了。

        明杰之后,团员们又纷纷送上了自己的礼物,易恩看着Evan,就只剩他了。

        Evan走上前,将背在身后的手拿出来:“送给你。”那是一束娇艳欲滴的红玫瑰,他在之前还见过,还和Evan聊女粉丝。

        “哇~浪漫欸。”伟晋在一旁说道。

        易恩接过了花,小声嘟囔:“把粉丝送的花拿来送我,马振桓你的诚意呢……”

        Evan凑近他咬耳朵:“又吃醋了?不是粉丝送的,是我订的,你看见的那个是人家花店的店员,本来想给你一个惊喜,结果早被你看见了,还来说我……”声音有些遗憾。

        易恩:“哪有人生日送红玫瑰的啊,怪我喽?真是的。”

        Evan:“可是就是有人喜欢啊,耳朵都红了,你说是不是?”

        易恩:“谁喜欢了啊!”炸毛。

        Evan笑眯眯的,谁喜欢,你自己心里不清楚?


        众团员:……感觉自己像是多余的,要被闪瞎了

        伟晋:仿佛200瓦大灯泡,我的比比呢?

        明杰:受不了这股恋爱的酸臭味,溜了溜了

        熊老师:……月光诀~泼墨的纸砚全是你的脸……

       


粉玫瑰

        “我爱你”

        “……抱歉,易恩,你可能太累了,回去休息一下吧”

        “我说真的,马振桓,我,易柏辰喜欢你”他看着他,满脸认真。

        “易恩……”他垂下眼睑:“很感谢你的喜欢,但是,我对你,只有欣赏之情,你明白吗?易恩,对我来说你是个很好的朋友……”

        “好了”他打断了男人的话“我明白了。”转身,毫不留情的离去,留下的人却听见了一声嘲讽“胆小鬼”很快消散在空气里,他只能苦笑。

        易恩对Evan表白了,意料之中,被拒绝了。说实话,老幺并没有多难过,虽然哥哥们总把他当小孩子,但不可否认,他早已是一个大人了。他看得出Evan也喜欢他,但他总是有太多顾虑。“切!”哪来那么多顾虑!马振桓你就是一个又老又笨的胆小鬼!我一个年级小的都告白了,你个大的什么反应都没有不说,还拿那些糊弄小孩子的把戏了糊弄我,就你那破演技,以为我看不出?欣赏的朋友的出来了,脑子呢?怎么上的UBC。

        第二天易恩一切如常,反倒是Evan有些心不在焉,时不时瞄一眼易恩,也不过去搭话。团大把他拉出去谈话也没用,装着认真的样子,可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

        易恩去找Evan了。

        “我昨天说笑的”

        “?”

        “粉丝叫我尝试对你表一下白,看看你什么反应,不是我说,你昨天那个反应真是太好笑了!”

        “易恩”他有些无奈“这种玩笑不好开的”他差点就当真了。

        “欸?你信了啊?不是,谁会爱上你啊(我啊),又老又笨(又好看又温柔),老年人一个,傻子才喜欢你呢(我最喜欢的人)!”

        “……有那么差吗?”

        “不然嘞”

        他们的关系又恢复到了原本的情况,团里的人都松了口气,可易恩知道有什么已经变了。

        呐,你有你的顾虑,我不强逼你,你想让我们当好朋友,那我就如你所愿,我会把自己的情感埋的深深的,这一次是我做的最后努力,这个结果我已经预料到了,怨不得人,谁叫我喜欢上了你这个胆小鬼呢?“欣赏的朋友”对吧?那,从今以后我们就只是朋友了。


                                          粉玫瑰花语:爱,感谢和欣赏


黄玫瑰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Evan的桌子上就多了一枝黄玫瑰。

        Evan很宝贝花,天天照顾的十分仔细,死了会伤心,但第二天桌子上又会多出一枝新的黄玫瑰,周而复始。团员调笑他娘,易恩那个小屁孩更是一生气就威胁他要把花扔掉,可你知道吗?我为什么那么喜欢它呢?

        喜欢你,易恩。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我自己也记不清了,只是目光越来越多的放在你身上,思想也开始不受控制,然后,恍然大悟,原来是喜欢上你了啊。但是,同性和艺人的身份注定了我们之间的不可能,于是,恍然大悟时的喜悦变成了求而不得的痛苦。我到底是前辈,看得清,所以,我不能毁了你的前程,你有多努力,我都知道。

        思想在让我远离你,可身体却叫嚣着接近,行为开始不受控制了。幸而这是刺客开拍了,王与臣之间,我终于有机会稍稍泄露了一些。然后,就有了我们的CP粉,很可爱。再后来公司也让我们组CP,那时我的心里一片窃喜。呐,更接近了,更亲密的动作在镜头面前也毫不露怯,毕竟,我们是CP不是吗?这些只是例行的发糖,你毫无知觉,我却满心欢喜。

        你总说我又老又笨,对,所以我会想很多,包括我们的结局,千千万万个结局,却没有一个是美好的。毕竟,艺人之间的CP,到最后也不过是曲终人散,有着不同的未来,和不同的CP,我们之间,渐行渐远,终将被遗忘。

        又老又笨,没错,我承认,我,也是一个胆小鬼,小心翼翼的掩藏着自己的真情实感,包装成友谊,再摊开在你面前。可每接触你一次,情感就陷的越深,好在我忍住了,说实话,作为一个艺人,我觉得我最好的演技都用在这上面了,可又有什么办法呢?我不忍看到你你受伤害,你该有更好的未来,而我会默默的看着你,希望你快乐,希望你安康,幸福一生。

        你知道我为什么那么喜欢黄玫瑰吗?因为,那就是我啊……


                                      黄玫瑰花语:友谊,快乐和安康